公式专区

超过一大周天后经脉就会受不了内力的长时间冲袭

我将那本不过几十页的破书都快翻烂了,道:“用武功上不去,你有没有试过造一条路出来???”司徒风和仇天海都用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我,我挑眉道:“你不是能爬上去几里路吗?你带上工具爬上去一点就凿个窟窿钉一根铁钎进去然后用绳子在这些铁钎之间织一道绳梯,虽然其他人上不去,但是以你不用东西就能爬那么高的功力来说稍微有点借力的地方不就能又上几里远?这个工程虽然有点慢,但是你花个三十年估计月亮也早给你爬上去了吧?”小小的鄙视了他一下,你三十几年居然还没上去。司徒风和仇天海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完全被我天马行空的想法给震住了。仇天海好半响回过神来,考虑了一下苦笑道:“李兄弟,你这个办法虽然听起来理论上可行,但是怎么可能在山壁上凿出安放铁钎的地方呢?壁虎游墙术这种轻功虽然神妙,可是也只不过是通过手指脚尖及身体各处在墙壁上细微的不平之处借力行动,功力深厚者如贼王圣手前辈可能可以以内力在手掌上形成吸力,在墙壁上如同壁虎一样行动,但是在这么高的山壁上凿出一个可以安放铁钎的洞穴所需要的力道已经和山壁产生相反的推力足已将人推出数丈之远,半空中毫无借力之处就是神仙恐怕也得掉下来吧?呵呵,李兄弟你不懂武功所以不知道这之中的技巧,但是你这个方法真的吓了俺一跳呢,这样的事情除了艺高人胆大以外还需要不怕死的人才敢去做吧?”“不行吗?”我尴尬的摸摸鼻子,原来武功也不能神奇到无所不能啊?仇天海笑道:“就算是以司徒前辈的功力可以做到,再加上山壁上不是完全光滑如镜,有突石和生长的树木有可借力的地方,但是以人的体力恐怕支持不到峰顶吧?而且一旦体力不支山壁上生长的青苔杂草就成了危险的死地,稍有不甚就可能失足跌下来,那可就神仙也难救了!”晕,看来武侠小说里面的情节也不能完全套用到现实中来啊。沉吟半响的司徒风突然道:“这个方法虽然说笨了一点,但是老夫还勉强做的到,如果你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老夫就先宰了你们两个陪葬再上去试试。”说完不坏好意的冲我阴笑。又威胁我...我苦恼的看着书中鬼画符的字,脑袋飞快的转动着。司徒风道:“你这个笨小子,如果宝藏在山峰之上,那当年杨广是怎么把那么多东西弄上去的?肯定有什么密道机关之类的!”“是哦!”我恍然大悟,先前光想着怎么上山峰去,却忽略了这个问题。我又看看手中的破书,猜想道:“难道是要将这个内功秘籍练成了就可以上去了?”司徒风哧哧笑道:“这册子里记载的是种内功心法,不是武功招式,也不是轻功身法练成了有个屁用啊?老夫都练了几十年了,也没见一打坐就能飘上去啊!”“那这里面的小人摆的是练内功的姿势啊?”我指着书道。司徒风不屑道:“说你没练过武功你还真是不知道啊?老夫就不信你那一身内力是平白无故冒出来的,总不成你是天生的先天真气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吧?那是气脉走向图!”我道:“那这上面的口诀写的什么?念给我听听!”仇天海和司徒风都惊讶的看着我,司徒风道:“你自己不会看啊?别告诉我你小子不识字!”我不认识字?我是不认识这种字!我靠!我恼羞成怒的叫道:“叫你念你就念,罗里巴嗦的干什么!”司徒风啧啧道:“看不出来!你小子长的到是蛮斯文的,一副书生像,原来只不过是一肚子草包的绣花枕头!”我那个冤啊~!可能是看我的脸色越变越黑,司徒风也不再呕我逐字逐句的将内容念给我听,无非是一些内功口诀饶舌的文言文而已,我听不出来那里有什么蹊跷,却没发现旁边的仇天海一脸心喜的凝神默咏。听着听着,就觉得越听越熟悉,这本书上的内容我好象在那里学过...细想之下一篇和这本书的内容完全一样的文章浮现在我脑海当中。不同的是文言文已经改为了白话文。是银狄输入我脑中的武学资料!!浅显的内容我似乎一下子就完全的明白了,不仅如此,似乎我的身体也千百次练习这中心法般,下意识的扔下书本盘膝而坐。嘴里喃喃念道:“吸纳天精之气存入檀中,引流地潭之水汇入咽井,天气地水化洪流涌入泥丸...。”我念到这里,停下来问司徒风道:“什么叫檀中和咽井啊?泥丸又是什么东西啊?”司徒风瞪眼道:“老夫叫你找宝藏,你居然还偷练老夫的紫云心法?”我不甘示弱的道:“是你让我看这个秘籍的,我不试试怎么知道有什么古怪在里面?而且这本秘籍对你来说其做用只不过是找到宝藏的钥匙罢了,给我学一下会死啊!”司徒风讪笑道:“就算有用又能怎么样,凭你那草包书生的德行,练上二十年也不一定有成就!”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好!”司徒风道:“就便宜你小子一次,还有那边偷偷摸摸那个!听仔细了,老夫可只念一遍!”被发现偷学紫云秘籍的仇天海尴尬的臊红了他那张黝黑的老脸。司徒风也不去理他,从头顶的天灵穴一直到足底的涌泉穴,大小数百个穴道一一指给我认识,另外还讲解了武学上常用的一些“专业术语”什么“天精之气”“地潭之水”之类所代表的含义。他讲完后,我默想了一遍确定我自己是完全记住了才放心。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身体机能和脑域被强化后记忆力就特别的好,基本上看过或听过一次的东西我就能记下来,而且脑筋的反应能力也变的极为敏捷,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过目不忘”和“过耳不忘”?如果不是现在“社会经验”和“江湖经验”不够,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只要我练成银狄给我的武学资料上的东西, 两码中特网站我就估摸着就能横行天下了。“明白了没?能记住多少是你自己的事老夫可没那个时间跟你蘑菇...”司徒风嘟嘟囔囔的道。“恩, 彩霸王论坛精选资料我都记住了!”“都记住了?!”司徒风怪叫道:“不可能!你小子是不是在耍老夫?”他已经在怀疑这个身怀内力却说自己不会武功的小子是在反穿皮袄--装佯了。一旁的仇天海讶道:“难道他真的过耳不忘?”司徒风不管我的挣扎窜上来在我身上一顿乱捏,然后两眼放光的盯着我道:“宝贝啊!这小子是个宝贝!根骨超绝...”我知道他是想说我几千年才出一个的练武奇才,被外星人“改造”过的我身体状态那还有什么话说,更何况我本身就有“外星血统”。不管他们的惊讶,我挣开司徒风的“魔爪”在地上盘膝坐好,尝试着依紫云心法的行功口诀开始我第一次的练气。方一运气,腹部脐下三寸被称为“丹田”的的地方升起一丝暖意,如同见风就长的怪物般那丝暖意象炸弹上的导火索一样引暴了我体内积存的能量,丹田中一股力量已自身为中心开始了疯狂的自转,将蛰伏在我身体各处的能量长鲸吸水般扯进自己的旋转力场,星云爆炸般壮大起来。这个被我后来称为“丹心”的地方处于丹田的正中间,被它自转力量吸引的能量围绕着它形成了我的第一个“气海”。银狄输入我体内的能量退潮般涌入了气海,时间似乎并不是很长,但是气海形成的规模却是让我惊讶的,感觉中或者说是通过武学中的“内视”我“看到”一个星云般的旋转体(懒得想象的朋友可以参见银河系的太空图片)正缓缓的旋转着。我并不知道,第一次运功的我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将真气不由自主的疯狂运行了六千五百六十一周天!要知道真气在体内完全运行一次称为“一周天”,连续运行九次称之为“小周天”,九九八十一次称之为“大周天”。运行周天的次数越多时间越长内力提升的也就越快,内力也就容易得到质与量的提升。普通武林人士调息打坐一般运转“一小周天”就可以完全恢复损耗干净的内力,为了凝练内力增加功力最多也只不过运行一大周天而已,时间最短也要四个时辰也就是八个小时,超过一大周天后经脉就会受不了内力的长时间冲袭,强行运功就会使经脉受损,更可能走火入魔!所以一般武林人士练功都不会超过“大周天”的范围,就算有人资质比较好超越了“大周天”的界限也会小心翼翼的在身体感到不适的时候及时停止行功。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超越“大周天”的事情,传说中的“武学奇才”才能达到的“九大周天”境界在武林之中一直是个神秘而且津津乐道的话题。而我,七百二十九个大周天!!!这么快的运行速度可能要归功于银狄输入我体内的那种宇宙间绝对纯的能量!随时随地可任意转换为任何性质真气的能量!当然,如果没有经过银狄强化后的身体是绝对不可能承受的了这样能量冲击的。练武之人内力的来源根本是什么?每日食用粮食后体内自动产生的能量,但是这种能量过于微小可以忽略不记。经过锻炼肉体逐步增强肌肉产生的能量。通过练习各式内功心法吸纳储存起来的天地之间的能量,太阳的热量(太阳能?),地气(特别热或特别冷的地方就有这中玩意!),月亮的光华(玄阴之力!小说里的妖怪都是靠这个成仙的!),公式专区大自然中动植物生长过程里聚集的大地精华(万年灵芝啦,千年人参啦,穷乡僻壤的山腰子山洞里面多的是!你别告诉我没看过武侠小说!),这些都可以被练武之人通过特殊的方法巧妙的转化后融入自己的身体成为自己强大的根本。日月精华是最有代表性的,我体内的能量就和这种精华类似,原本是宇宙间充塞了整个空间的东西,但是被银狄通过皇转化后输入了我的体内,所以我能够轻易将体内的能量转化为任意“阴”或者“阳”的内力真气。根据了解,武学中内力统分为“阴”“阳”二种,又细分为“太阴”“少阴”“玄阴”“太阳”“少阳”“玄阳”等等大大小小十几种,而我体内的这种能量是构成“内力”的基本元素,就象蒸汽与冰都是水的另外一种形式一样。一般人根据自己的体质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心法联系,按常理说男人都偏向“阳”女性却偏向“阴”,这是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常识,但是也不是说男人就完全不能够练习“阴”,只不过练习武功的进度和困难都要大的多了,但是一但练成威力却是非同小可,可轻易克制同等实力的“阳”也说不定,所以为什么看起来困难重重还是有人另辟蹊径钻研异种真气了。这也就是所谓的阴阳相克的一个方面。以上的这些武学常识打坐运功中的我暂时还并不了解,只觉得“气海”形成后,全身原本充沛的力气好象被抽空了,源源不断的汇聚到了气海之中,当身体中在没有可供气海吸纳的能量后,气海经过一个短暂的沉寂,心脏般脉动了起来。每跳动一下就会从气海中涌出一道真气沿着全身的经脉循环一次,气海越转越快,真气涌出的速度也随着越来越快,很快的前一道真气刚刚被送出气海,后一道真气就迫不及待的尾随着窜了出去。它们由气海穴-脐中-中脘-幽门-玉堂-华盖-天葵-咽井-上到神庭穴后兵分两路,一部分真气由头顶的百会穴绕到身后的五处穴-承光-通天-络却-玉枕-大椎-身柱-神道-中枢-悬殊-命门-经过会阴穴返回气海。另一部分分散到四肢由手臂诸穴郄门穴-内关-灵道-通里-阴郄-到掌心的神门穴循环后下至腿部的血海-足三里-上巨虚-三阴交-解溪-冲阳-到脚底涌泉穴后返回气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真气循环!丹田处的气海疯狂的旋转着,不断的拉进一道道或甩出一道道的真气,经过数百次循环后各道真气渐渐融合成了一道由气海出发循环身体一周后返回气海的“气柱”或者叫做“气流”。随着真气的加速,我逐渐感到不适起来,原本就高的体温似乎又在上升,口干舌燥浑身发烧的我开始有些害怕了,但是就在我以为自己烧着了的时候,体内升起一股奇怪的能量,伴随着真气流过周身经脉,这股能量走到那里,身体那里立刻就清凉起来,通行一周后它便盘踞在我身体各部位并不散去,保护着我的身体不被高温所伤。我想起来了,这股能量似乎是银狄在强化我身体时输入我体内能量的一种,可以让我的细胞停止衰老加快新陈代谢,还有加强我的复原能力,在我受伤的时候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让我在受到致命伤后不致立刻死亡的功效,此刻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剥离出来全职负责守护我的躯体。我并不知道这个现象是否是正常的,毫无武学常识的我还不断的“加速”体内“气流”循环的速度,丝毫不怕经脉暴裂或者走火入魔什么的,如果司徒风或仇天海知道我现在体内的情况估计会跳起来跑出去挖坑...准备把我埋了...他们只看到这小子刚一入定不多会,身上就产生了真气运转时产生的微风带动着衣角飘飘欲飞,让他们惊骇莫名,以体内真气影响体外之气的效果至少要三十年以上的功力方可做到,而这小子年纪才多大?而且刚刚他还死不承认自己会武功...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先天真气??渐渐的,二人觉得更不对头了,室内的温度在逐渐攀升,甚至空气中的水分似乎都在蒸发。两人好象靠近的是一个越烧越大的火堆,而不是一个人!似乎被火焰灼烧着,两人觉得面颊和皮肤阵阵刺痛,须发居然有了卷曲干枯的现象,抵御不住高温的二人不得不退开数步骇然相望,这还是人吗?居然能产生这么高的温度?改换他人那不早就血脉干涸而死?怪物!很快的,连他身边地上的木屑及其它物体也开始缓缓焦黑冒起了青烟!(烧着了!??警察同志!这里有个练轮子功的家伙自焚啦~~~快来救人啊!!)跟着身上的衣物也起皱枯黄眼看就要冒烟,这时他身体突然泛起淡淡银光,一股光芒绕身而行,不但温度大减,全身也闪烁出悦目的光芒,使其逐渐恢复了正常。两人不明所以的呆望着他,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怪小子身上甚至飘起了淡淡的紫色烟雾!!!(成仙?好了,各位朋友,本文主角因机缘巧合得道升仙,本文大结局!解决了各位一直担心的太监问题,本人下部作品一个星期后开始更新!谢谢)仇天海还好,仅是觉得奇怪而已,而司徒风却惊声尖叫道:“紫气蕴生!!!???”他怎么一叫倒把仇天海吓了一跳,惊道:“司徒前辈什么叫‘紫气蕴生’?”司徒风脸色苍白,抖着嘴唇瞪着几欲爆裂的眼眶看着已经被浓郁紫色烟雾笼罩的炅龙(李逍遥)道:“紫云大乘,紫气蕴生!紫云心法的最后一层...”仇天海大吃一惊,扭头向李逍遥看去,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他居然能够将刚刚练习的内功心法练至顶层??“天才?叫怪物比较正确吧?”...仇天海不太确定了。二人正大惊失色时,笼罩于李逍遥身上的紫色烟雾瞬间被吸入他体内,短暂的死寂无声后他身体一颤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射出一道有若实质的紫色神光,但仅仅一闪那眼神中如同宝石般的紫色便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晶莹之色,一声长啸冲霄而起,如龙翻腾直上九天。话说运功之中的我,拼命催动真气的结果自然会出现问题,我很走运的没有走火入魔,但是我却碰到了比走火入魔更加尴尬的事情...我停不下来了!疯狂旋转的气海象一台发疯的机器,不断的传送着真气,本来到了这个阶段应该收功而起停止运功了,但是我尝试n次后发现,气海中的真气已经不听我指挥了!真气以惊人的速度积累着,虽然目前没有真气过量的情况出现,气海中容纳的情况也很正常,但是我现在就如同一个不断被人吹着气的气球,虽然没有达到膨胀的极限但是也正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会不会爆体而亡啊?”我突然想到一个好笑的问题,但是却发现自己在流冷汗...

原标题:KPL季后赛形势乾坤未定,第十周晋级局势看点满满

  双色球第2020013期奖号:02 08 10 20 21 30   14,红球号码三区比为3:2:1。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料
 


Powered by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