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专区

能住的下这么多人吗?少罗嗦了

青儿娇媚的横了我一眼,嗔笑道:“您啊~!和那些心比天高的状元才子一样,老觉得女子比不上你们男人对不对?没准这回真叫您碰个钉子试试!她们洛阳四女的品性各不相同,虽然她们都是同样的能歌善舞艺绝天下,但是四位姐姐的喜好可不一样。月仙姐姐喜静,爱吟诗作曲,抚琴吹箫,能博她一笑的必是学富五车的大才子,几位轻易能见到月仙姐姐的公子可都书香翰林的功名在身呢!”朱儿道:“临波楼的洛神姐姐是洛阳公认的女诸葛,似乎什么事情都难不住她,喜欢阴阳五行,论道说佛,常常一句禅偈能让饱读诗书楞上半天。落月坊的怜琴姐姐虽然名字文弱,但却非常喜欢结交江湖异士,也收集些宝刀利剑之类的东西。最小的丝灵却是个刁钻精灵的美人,喜欢出些希奇古怪的难题来考人...”晕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么怪的癖好...蝉儿还算正常点喜欢诗词歌赋我能理解,可是一个女孩子喜欢什么不好喜欢什么阴阳五行,鬼里怪气的有什么好玩的嘛?舞刀弄枪就更不对了!不说可能会伤到自己,就是伤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诗词歌赋是我的弱项,不过蝉儿这里算是过关,我想什么花魁选婿的时候应该不会难为我了。阴阳五行...看过那么多鬼片,我多少算是比较了解???舞刀弄枪...虽然说我经过银狄的“改造”体内自己的确也感觉的到有股“气”但是一招一式都不会的我离高手好象还远了一点,如果说那天我一巴掌拍垮了一张桌子也算的话...那个丝灵好象是最好对付的一个,我自忖脑筋还算灵活,再说咱也是新世纪来的新青年,再怎么样也不能叫古代的一小丫头给难住了不是?“唉呀~!可真麻烦!”我苦恼的抱怨,“算了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等有空了把银狄“塞”到我脑袋里面的那一大堆应该是武功秘籍的东西整理一下说不定能起点作用,起码我体内已经有了最难修炼的“内力”。抛开脑中的思绪,眼前还有件着紧事要办呢。向小全子道:“走,我们到掌柜说的那个山庄去看看!”小全子吓了一跳道:“啊?今天就去啊?”我瞥他一眼嘿嘿笑道:“怎么?你害怕啊?到时候咱们说不定还要到那去住呢!”小全子哭丧着脸道:“不是说城里有房子吗?”我哼了一声道:“太小了,能住的下这么多人吗?少罗嗦了,快去准备马车吧!”小全子道:“公子,那离洛阳城可不近啊,就是现在赶去也要几个时辰呢,到那里估计都快天黑了看不上几眼就要回转,不如明儿一早再起早点赶去??”我想了想,明天我还不是这个时候起床,还是一样!不用上学你指望我能一大早上爬起来吗?开玩笑!道:“不了,就今天吧,只是去看看地形,尽快赶回来就是了!”等小全子离去,我瞄向二女,嘿嘿笑道:“要不要去那个鬼屋玩玩??”吓的二女纤手直摇。※※※※※※※※※※※※※※※※※※马车“哎哟~哎哟~”的晃了好久,终于晃到刘掌柜所说的太行山骊下,我摇摇晕忽忽的脑袋爬下马车痛苦的揉着酸痛的腰。靠啊,这玩意简直比我们那时代的一种叫“麻木”电动三轮出租车还难受。吩咐车夫就在山下等我们归来后我抬头望去,半山腰上一座气势雄浑的庞大山庄隐现在茫茫树海之中,高大坚厚的围墙象长城城壁般厚实,龙神般围住了整个山庄,占据了整个山头面积的山庄看起来更象一座坚而不破的堡垒。因为整个山头只有面向我们现在所处的平原一面地势稍缓,而且仅有一条三丈宽的大路通向山庄正门,其余三面都是陡立的悬崖和绝壁,飞鸟难渡。山庄四周有数个较小山头群星捧月般围着它,背靠一座象利剑般直插云霄的拔峭山峰,如同一位君王稳坐在他的王位之中,更显示出它的气势磅礴王者般的尊贵。这里风景如画,虽是冬季却仍是绿意盎然,一副地杰人灵的局势。“好地方!!”我赞道,看到这里的第一眼我就决定买下这座山庄,因为它太和我的口味了。沿着这三丈宽青刚岩石铺成的大路往上走着,可能是太久没人来过青石上长满了青苔和杂草,石缝中也长出了半人高的茅草,枯枯黄黄的显出一丝荒凉。走至山庄前见到一片被铲平后铺上青石的广场,大约两个足球场大小的面积让人感觉极为辽阔,我和小全子立身其中显得微不足道。拨着长长的茅草走过这杂草丛生的广场走到山庄大门前,在远处还不觉得,走近了才觉出山庄门楼的高大。好几丈高城门般厚重的大门上镶满了铜珠铜钉,门楼左右各有一座巨大的汉白玉麒麟兽,数丈高的身躯透出惊人的威猛气势,巨目怒睁,半张的大嘴里利齿森森甚是可怖,让人看了心底不住发凉,若是胆小的人怕是早已两腿发软了。只可惜昔日威武的神兽,现今已落满尘埃鸟粪,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守在大门两旁遥遥相望的高大门楼已布满蛛丝灰尘,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原本朱红的颜色也早已变的灰暗脱落。门楼左右各有一个小门,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看来是偏门只供闲时进出,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大门是不轻易打开的,要不那么重的门来个人就开一次看门的还不累死。大门之上的牌匾已掉在地上,原来的风光,威武,气派已化做云烟不复存在。所幸小门并未栓死,我和小全子合力推开了这三米多高的“小门”纷飞的灰尘落了我们一身,我们二人狼狈的拍掉身上的灰尘,我拉着嗦嗦发抖的小全子逛起这看似阴森的庞大山庄。大门后是个很大的花园,正中一条汉白玉的路面直通庄内,可惜已长满了凋零的杂草。花圃中早已没有什么花草存活只剩当年种下的花树还长的旺盛,草丛之中虫蛇乱爬还隐约有白森森的枯骨躺在其中相当骇人,想必是当年被剿灭的强盗尸骨。整个山庄当真是庞大无比,一组组的房屋,一条条蜘蛛网似的走廊,一个个的庭院,一片片的大小花园还有无数的房间。园中的亭,台,楼,阁,榭,怪山假石,池塘,水轩更是奇形怪状数不胜数,偏偏又是相通相连错综复杂。我只走了一会便迷失了方向,这里的建筑大多完好无损,有些房子残破了但是也好修理,也没见多少梁柱被老鼠咬坏,大体上还是让我非常满意的。可见当年建造的时候工匠花下了多大的心思和工力。我大略的看了一下,整个山庄大体上被分成三层,成水波状向外扩张,最外层连接着山庄大门是面积最大的一部分占据了总面积的一半,中间较小占了剩下面积的三分之二,最里面环靠那拔峭山峰背临峭壁的的是最小的一部分,资料专区但是越往内层房屋水阁怪山异石就越精致奇异。三个层次之间又各有院墙围隔着形成了两层壁垒,越往后就越显得防卫森严,地位就越显尊贵,想象的出当年此地主人的奢华和贪生怕死的心态。最内层的房屋和院落显的格外干净和整齐,特别是整个山庄最内层,沿着山势攀升的最高点悬崖边上那栋精舍更象是有人居住般。我暗想“难不成以前的强盗还没死绝?”拉着小全子试探性的往那独立的阁楼悄悄走去。“公...公子,这里怕是有人吧?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全子哆嗦道。我奇道:“有人怕什么?又不是鬼!”小全子哭丧着脸道:“就怕是原来那些没死绝的强盗在这里...”我笑道:“不会吧?这么久了...。”话未说完,眼角处黑影一闪,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昏沉沉的醒来,入眼一片漆黑,我一惊翻身坐起。揉揉酸痛的脖子奇怪自己怎么会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有点摸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我不是和小全子一起逛山庄来着吗?怎么搞的...?”突然发觉离自己不远处有奇怪的声音传来,呢呢喃喃的象是有人在低声自语,那若有若无的声音让我汗毛直竖,摸索着爬起来活动了下手脚,心里“砰砰”直跳不会真遇到鬼了吧?我连外星人都碰到了遇上鬼也不是没可能。刚想在身上摸点什么东西看能不能点个火看看到底是什么在鬼叫时,突然耳边“咦~?”的一声将我惊的跳起来。一个带有北方口音的男人声音道:“小兄弟你这么快就醒了?”我被吓的怪叫一声不辩方向的扭头就跑,乌漆摸黑的也不知道撞上什么东西跌到在地,痛的我“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那北方口音的“鬼”语气中带着点笑意道:“别怕,俺是人不是鬼!”我惊魂未定的问道:“你是谁?这里怎么这么黑啊?”眼睛慢慢习惯了黑暗,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看着我。那人轻笑道:“这里还是那破山庄!你点上火就看的见俺了!”我道:“可是我没有打火机...打火石。”“俺怀里有火折子!”那人道。我摸过去碰到那人的身体,是热呼的看来是人不是鬼。在他指点下我探手到他怀里找所谓的火折子。他怀里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道是什么,等我摸到一个小竹筒估计就是火折子将掏了出来。捣鼓半天我也没明白这玩意怎么点火,不小心掰掉了一节竹筒后感觉到里面有硫磺的味道,想起以前看的武侠剧抱着竹筒就吹了几下,一蓬小小的火苗燃了起来照亮了这个地方。火苗虽小但对黑暗中的我来说已经是非常亮了,面前那人是个体形高大满脸胡须的大汉,他正瘫坐在墙角,身边还放着一柄九环大刀。我一打量发现自己是在那座精舍里,一回身准备看看屋内其它地方时,猛然发现背后不远处一张枯干的鬼脸顶着一头苍苍的白色乱发,骷髅似的身躯不停的打着摆子,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鬼呀~~~~~~!!!”我大叫一声,上前飞起一脚将那“鬼”踹倒在地,跳上去一顿暴踩。大汉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半响才回过神来道:“小兄弟,那老头也不是鬼...”“啊~~~?”我回头看他,脚后跟还不由自主的在那“鬼”的老脸上做着旋转运动...大汉发出雷鸣似的笑声他道:“俺们都是被这个老鬼抓来的,他现在正在练功呢,一时半会动弹不了,你快带那小孩走吧...你身上怎么没被那老鬼下什么禁制?等下他能动了非气死不可!哈哈...”“禁制?什么禁制?”我不解的道,小心的从那老鬼的肚子上下来,老站在老人家的身上不太好是不是?大汉笑道:“他肯定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醒来,要不也不敢现在就练功,想必是那老鬼没对你下毒手吧,你快走吧要不等下老鬼练完功你们想走也走不了啦!”我借手中微弱的火苗看看那鬼一样的老头,双眼紧闭,苍白的嘴唇中飘出念咒般的声音,刚才我听见的奇怪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我奇怪道:“他干什么要抓我们?他是这里以前的强盗?”大汉苦笑的摇摇头:“强盗?俺看不大像,不过俺也不清楚他抓俺们是干什么,俺已经被他抓来好几天了...”我摸到小全子的身体,将他背到背上对大汉道:“大胡子老兄,我们快跑吧!”大汉听见我叫他大胡子老兄先是一怔,继而苦笑道:“小兄弟你快走吧!不用管俺了...俺身上被这死老鬼信用独门手法制住了全身穴道,根本连手指头都动不了...”我急道:“那你怎么办?我背你走!”我一手扶住小全子试图将大汉从地上搀起来。大汉动容道:“没用的,小兄弟!你背不动俺的!何况你还要照顾这小孩!”当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同时带走小全子和这大汉的两百多斤的身躯后,我气喘嘘嘘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大汉叹道:“小兄弟你还是快走吧!不用管俺了,俺仇天海算是领了你这份情,他日若是有缘相逢必当和你把酒言欢!”我牛脾气也上来了气道:“靠!不就是一老头吗?我们有必要这么窝囊吗?我们俩还打不过一老头?我还就不走了!”气鼓鼓的死盯着那鬼一样的老头,靠!不就是武林高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大汉仇天海沉默了,半响道:“这老头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小兄弟你何必为俺这个素不相识的人身陷险地呢?趁现在他还没练完功...”“我可不是那么没义气的人!”我打断仇天海的话:“仇老兄,咱们能在这鬼地方遇上也算是有缘不是?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鬼地方的事我可做不出来!他不就一老头嘛?趁他现在不能动我干掉他,咱们再慢慢想办法把你弄下山去!”说着爬起来找找看有没趁手的“兵器”,见手中的火折子眼看烧完了,摸到精舍中的桌子边将桌上灯台里的几根粗烛都点燃了,牛油的粗蜡烛发出明亮的光线将屋内照的灯火通明。扔掉烧剩的火折子,捞起一把桌旁的圆木凳掂了掂分量,邪笑着转到老鬼背后,虽然他是老人家可是怎么也算是武林高手不是?我给他来一下应该不会出人命吧?瞄准了老鬼的后脑勺,我大喝一声跳起来一板凳砸了下去,也不理仇天海目瞪口呆来不及阻止的叫声“小兄弟!小心!不能打!”“嘭!”“哗啦~!”“哎哟~~!”我跌到一边摔了个滚地葫芦,手中的木凳变做了漫天的木屑,就剩两条凳腿握在我手中。“靠啊!这老头脑袋怎么这么硬啊?”我抱着擦破了皮的胳膊苦眉苦脸的挣扎着爬了起来。仇天海哭笑不得的道:“小兄弟你不懂武功?你是真够胆大的,练武之人都有护体内功,你这样的攻击是伤不到他的!而且他明知身边有人还敢练这种不能动弹的功夫,证明他有自保的把握,虽然他现在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动但是光凭护体内劲就可以将你震的吐血而亡,你太莽撞了!”我有点傻了,真的假的啊?随便碰都能碰到小说里的高手吗?我开始觉得不妙了,这样的“高手”不但被我踹倒暴踩还被我在脑袋上敲了个包...应该有包吧?就算打不死他要是连个包都没有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等下他要是能动了那还不找我拼命??仇天海继续道:“刚才你那一下还是因为你没有内力才不至于被震伤...”“内力?谁说我没内力的?我全身都是内力,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用而已!”我暗想,看来是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将脑袋中的武学资料研究一下了。瞄了一眼盘腿倒在地上的老头,我看见他脸上我自己的鞋印忍不住好笑道:“可是我刚才怎么把他给踹倒了?而且刚才我踹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反震啊?”仇天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喃喃道:“可能...可能你刚才的力道比较小,不至于引起内力的反震吧?”“靠啊!那怎么办?难不成我们现在在着等死啊?”我指着老头的脸道:“等下他等动了肯定要消灭我...”仇天海也忍不住笑道:“所以你们还是快走吧,他估计会跟你拼命的...”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仇天海觉得这两天的窝囊气都消了,自己堂堂的一帮之主,平日也自认是高手,没想到莫名其妙的被这个老头抓住还毫无还手之力实在是憋了一肚子火,那想到这个武功高的离谱的老头反而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子暴踹一顿,看到他那一脸的脚印就觉得心情舒畅多了。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仇天海不明白他干什么笑这么开心,他现在不是还动不了吗?等这老头醒了一样完蛋。我盯着这老头,突然嘴角翘起一朵笑容,开心的大笑起来。仇天海惊诧的停下了笑,不明就里的看着我,显然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他奇怪道:“小兄弟你笑什么?”我呵呵道:“我姓李,叫做李逍遥!仇老兄叫我逍遥就好了,我是在笑我们两个好笨~”仇天海更不明白了,眨眨眼睛道:“什么意思?”我笑嘻嘻的指着老头道:“我背不动你我还背不动他?”仇天海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怔怔的看着我。我笑咪咪的道:“仇老兄你身体强壮,这老头可是瘦的跟个柴火棍子似的,这房子后面好象就是悬崖吧?好象还满高的...对了,仇老兄护体内功能不能从悬崖上摔下来还没事?”仇天海差点没一口气没喘上来,毒~!真够毒的!请继续期待《神之初始之大唐》续集

  福利彩票3D第2020077期开出奖号020,试机号为342。奖号类型:组三,大小形态:小小小,奇偶形态:偶偶偶。

,,香港六合一句中特资料
 


Powered by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