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资料

老头怪笑道:“小子

地上的老头突然出了一脑门的冷汗,身体也轻微的颤抖起来。我嘿嘿邪笑着一把抗起来头就跑,留下目瞪口呆的仇天海和昏迷不醒的小全子。仇天海觉得好象有那里不对劲可又偏偏说不上来,就这样把那老头扔悬崖下去了?完了?等等!“李兄弟!!!!!!不能扔!!”仇天海突然想明白了,自己的穴道还没解呢!这种独门手法点的穴道可不是到时间就可以自动解除的,一个不好可能就经脉具废。听了仇天海苦笑着说完理由我泄气的象扔破麻袋般将老头直接丢到地上,赌气道:“这下可好,跑又不能跑,想干掉这老家伙又不行,真成土地公公了,难道要我给他供起来?”突然发狠道:“我把他捆起来,等下用满清十大酷刑逼他给你解开穴道!要不想办法哄他解开你身上的穴道也可以...”仇天海失笑道:“李兄弟你不懂武功,他现在虽然好象是睡着了,但是只是因为在运气而不敢乱动,可周围的一切他还是听的见,你想哄他...可能不管用了。”“啊??”我惊讶的指着地上的老头道:“那不是我刚才对他干的事情他都知道?”见仇天海点点头我脸色开始发绿起来,这老头能不明不白的就把我弄晕过去证明他是个“武林高手”而且就他这种想抓人就抓的习惯看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刚才把他又踹又扁还要把他丢悬崖下面去他都听到了,那等下他等动了...“这老鬼武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奇高无比,练俺狂刀...连俺也走不过他十招,普通绳子根本捆不住他,就算李兄弟你会点穴可能也破不了他的护体气劲,更何况一般的手法根本制不住他,这两天俺早试过了...”仇天海苦笑道:“先前他根本就不点俺的穴道要不是他要练功怕俺跑了也不会点满俺全身大穴,俺们对他来说可能根本不算是威胁...”“靠,真见鬼!”我一屁股坐到地上。仇天海反倒安慰道:“算了,李兄弟还是先走吧,他不会对俺怎么样的,这两天也只是抓俺陪他过招,再要不就是逼俺看一本什么破书...”我倔着牛脾气道:“今天你老兄走不了我还真不走了,我看这老鬼能怎么样...啊呀~~~~~~~~!”“嘿嘿!小小鬼看来你比这长胡子的小鬼要机灵多了,整的爷爷我好苦啊!啧啧!够义气老夫欣赏你!”我突然被人一把抓住后脖领子提了起来,疼的我失声叫起来。一只枯瘦的手卡在我颈后,被压住的大动脉让我觉得晕眩起来,身上各处被人飞快的捅了好几下,然后被一把扔到地上。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完全一点反映都没有,好象...就好象瘫掉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点穴的感觉???”我胡思乱想着,脸颊贴在冰凉的地上眼睛尽量的向那老头瞄去。老头精芒四射的眼睛正狠狠的瞪着我,脸上搞笑的鞋印也因为愤怒而狰狞起来,老头怪笑道:“小子,你是那家的子弟?功夫练的不错啊?居然能冲开老夫的独门制穴手法?”我吞吞口水,想不出他会用什么手段来报复我刚才对他的“摧残”,心下一横反正已经结了仇没必要对他求饶,哈哈笑道:“你个死老鬼自己水平不够,点穴都会点错,我根本就不会武功冲个屁啊!根本没点到位置当然一会就好了!”老头嘿嘿笑道:“不可能!老夫纵横武林这么多年,自己手上的把戏还是信得过的,怎么不敢说出自己师门怕丢丑吗?”“没知识!”我不屑的道:“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吗?我炅龙...我李逍遥向来说一不二,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老头怪笑着道:“臭小子还蛮有骨气,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是不老实的了,刚才你说什么?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好象听起来十分厉害!不晓得和老夫的逼供手段比起来那个比较厉害?”伸手一招,硬生生将我捞到手里轻轻一抖,“哇啊~~~~!”我惨叫起来,全身的血肉好象都被这死老鬼抓在手里揉捏一样,经脉如同被火烧燎一般剧痛。仇天海怒吼一声挣扎的想扑过来,可惜经脉受制,四肢无力歪倒在地上,他沮丧的怒吼:“你个拉屎不擦屁股的老鬼!有种跟俺单打独斗,欺负一个不会功夫的小子算什么英雄好汉!!!”老头怪笑道:“得了吧你,就你那两下庄稼把势还不够给老夫挠痒痒的,乖乖躺着吧!等老夫收拾了这小子再来教训教训你!”我被老头逆行的内劲冲的精血倒流,两眼翻白,只有拼命挣扎,不知道是老头解开了我的穴道还是被他冲开手脚竟恢复了自如。胡乱的挥舞着手臂在老头身上击打着,努力的想挣脱他的钳制,情急下一股热流从体内涌出,自小腹逆流而上顺着手臂的经脉喷涌而出“碰!”的一声我竟然打掉老鬼锁住我经脉的鬼爪。老鬼吃了一惊,被我一掌打的倒退几步,任我蜷缩着身体跌倒在地上。仇天海也被这突来的怪事给吓住了,老鬼手上的劲道他是领教过的,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这看上去柔弱的小子居然能够从他手中挣脱?我愤怒的爬了起来,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玩过,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不管自己手脚颤抖, 两码中特网站也不管打不打的过这老鬼,发疯般挥舞着拳头扑了上去,好象血性里以前那个被称作“血太子”的性格又苏醒了。普通人打架斗殴的招式当然不可能对这些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有什么威胁,老头轻轻一脚扫在我脚弯处,我如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又象飞机坠毁一样掉了下去,摔了个三七二十一跌了个七荤八素。“好小子!居然扮猪吃老虎,老夫差点上了你小子的恶当!原来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老鬼一脚踏在我背脊之上令我动弹不得,老鬼得意的哈哈笑着道:“在我贼王圣手手上可还没碰倒过不服软的角色!”。仇天海惊道:“您是三十六年前大闹九大门派之后失踪的贼王圣手司徒风前辈?”司徒风惊讶的看了仇天海一眼道:“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听过老夫的名号?不错,不错,你要早说听过老夫的威名,我也就不与你为难了嘛!你看这不白吃几天苦头?”我咬着牙齿嘿嘿冷笑道:“死透风?这死老鬼是疯了...哇啊~”我惨叫一声,背上又被这要命的老鬼重重踩了一脚,吃疼之下口无遮拦的大骂起来:“死老鬼!当心投胎变不了人!变了人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被尿憋死!被屎撑死!出门被汽车撞死...恩~~恩~~呜~~呜~~!”司徒风收回点了我哑穴的脚尖,啧啧道:“乖乖,这小子可比我还会骂人,气车?气车是个什么车?今年新款式的马车?”他在我面前晃来晃去道:“小鬼,你说不说你是那个门派的?不说?嘿嘿,要不是怕得罪了什么老朋友老夫早一巴掌呼死你了,那还有你在这里里咋咋呼呼的份,谁知道你是那个老鬼的孙子徒弟什么的,除了几个老鬼谁还能调教出这么好的苗子...”仇天海恭敬的道:“司徒前辈,您是几十年前就成名的老辈人物了,何必为难一个不懂武功的少年,只怕有损您的声誉...”司徒风怪笑道:“谁叫他胡言乱语冒犯老夫来着,小小年纪火气到是不小,不给点教训以后怕不是还翻了天了还?不过这小子也是邪门居然有一身不弱的内力,却好象一点招式也不会,真让老夫看不出他的来历了。”仇天海道:“不知道司徒前辈将俺们抓到此地是何用意?是否是小辈们那里不小心得罪了您老人家?”司徒风毫不在意的挥挥手道:“没什么,就是一个人时间太久了想找个人陪陪,解解闷,顺便活动活动筋骨。”我用眼睛拼命的瞪着司徒风,内幕资料司徒风呵呵笑道:“臭小鬼要是不骂老夫了,我就给你解开穴道。”我眨眨眼睛,司徒风伸手一弹,我觉得喉咙被什么一撞咳嗽两声张嘴就骂:“死...”半句话没说完又被点上了哑穴。司徒风得意道:“不准叫老夫‘死老鬼’!要称呼老夫圣手前辈!”我不服的对他翻着白眼,耳中突然传来仇天海犹如蚊呐的声音:“李兄弟,这老头是几十年前隐退的江湖怪杰,虽然亦正亦邪的,但是还算是风评不恶,生性喜欢游戏风尘,可能他这次抓俺们真的只是为了找人解闷,千万不要太过触怒他否则难以脱身!”传音入密?是不是武侠小说上的功夫这全有了????不晓得有没有《葵花宝典》和《独孤九剑》??我纳闷的想着,看来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我忍!翻翻白眼,示意司徒风解开我的哑穴,咳嗽道:“贼什么剩手前背后背的,你就这样抓住我们是个什么意思?找人解闷有你这样个找法吗?赶快给我们解开!”司徒风瞄了我一眼邪笑道:“想的到美,要是你跟这长大胡子的小鬼一样笨,这辈子都别想我帮你们解开!”年近三十的仇天海被他叫做“大胡子的小鬼”却只有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我气道:“我笨不笨跟解开我们有什么关系?”司徒风满脸得色的道:“老夫有个迷题你们要是解的开,老夫就让你们离开此地!要是解不开,你们就在这里陪老夫慢慢想吧!”“无聊!”我白了他一眼。“啪~!”后脑勺被这老家伙打了一巴掌,“你...!”我怒道,但是看到这老家伙没事找事的笑容知道他巴不得我多跟他顶撞几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再忍~!司徒风满意的笑道:“老实吧?你们给我乖乖的解迷题,解开了有你们的好处,要是解不开你们就慢慢陪老夫在这里多住几年吧!”我发现这老家伙是属于那种武侠小说中“不太正常”的类型,亦正亦邪的,喜欢游戏风尘,武功强的变态,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但是就是象个小孩般喜欢疯疯闹闹,你越跟他认真他就越跟你急!我心思一转,大声道:“你个老不要脸的!在我家里偷偷摸摸住了这么长时间,我这房东一来你不给房租不说还把我整成这样你还有王法了没有!?你还想多住几年?不给房租门都没有!?”司徒风和仇天海都楞住了,司徒风怔怔道:“你...你...你骂老夫老不要脸的?我...我...老夫在这破山庄住了三十几年了,怎么又成你家了??”我哼了一声道:“这里被我买下来,不就是我家了?要不然你以为我喜欢到这个鸟不拉屎鬼不生蛋的地方来陪你这个老鬼玩啊?”嘿嘿,老子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就你那小样的。“再说了,你要我们给你解什么破迷题起码也让我们好好的恢复人生自由吧?这么躺在地上冰凉冰凉的能动脑筋吗?”我大声道。司徒风被我骂傻了,喃喃道:“凶什么凶,算你小子有理,解就解好了...”手一挥几股气劲射出我与仇天海便恢复了自由。司徒风看着爬起来揉着痛处的我嘿嘿冷笑着道:“别给老夫耍什么花招,老夫也不怕你跑了,不信就可以试试!老老实实的给老夫动动脑筋,否则老夫不在乎这猛鬼山庄再多几条幽魂!”我心中一凛,虽说着老鬼在仇天海看来不算是坏透了的角色,但是就凭他那亦正亦邪的行事风格我想还是不要把他逼太急了为好,看着杀气微荡枯树皮般的老脸我还是打消心中盘算的逃跑计划为好,眼下只有随机应变找机会脱身了。仇天海讶道:“难道...这几十年传言的山庄闹鬼是前辈所致?那些失踪的武林人士也是前辈所杀?”司徒风得意道:“老夫在这破地方住了三十六年,自然有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来打扰老夫清修,找什么狗屁宝藏,都被老夫顺手杀了喂狼!”看了看我们不怀好意的道:“那些蠢材一个也没能解开老夫的难题,不杀留着有何用?”我吃惊道:“那要是我们也解不开你的什么破迷题,你也要把我们干掉了?”司徒风阴笑道:“那就要看你够不够聪明了!”“神经病!”我暗骂:“真够变态的,你自己三十几年都没想出来,别人一时半刻怎么可能想的出来!那些人死的可真冤...”我牙痒痒的盯着他道:“那就把你的迷题说出来听听吧!”事到如今只好走招看招了。司徒风嘿嘿一笑从怀里取出一本书扔给我,脸上笑的得意非常,好象在说:“你解不出来滴!你怎么可能解的出来?连我这样英明神武聪明盖世的人都解不出来...”我又忍不住心里诅咒他:“靠!我解不出来你需要那么得意吗?你又没好处!你得意个什么劲?”我看他是在这里憋时间太长了,已经心理变态了,那里是找人解迷题?你老兄想杀人解解闷你就直说嘛。又破又黄的书页,书页上还有水痕和血迹的遗痕,而且长时间的被翻看已经接近碎散的状态了。书面上用古篆写着书名,不认识!翻看书内也都是同一字体写的内容,夹杂着一些图画。字是肯定看不懂的,这也不能怪我不好好学习,有多少二十世纪的人能看的懂这种鬼画符一样的字啊?我能连蒙带猜的认出几个字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可是那些图画画的都是一些小儿摆出各种姿势,看上去很象是一种练内功的方法,以我多年阅读武侠小说的功力来看,这本书十有八九是本内功心法。我问道:“这好象是本武功秘籍?”司徒风骂道:“废话!瞎子都知道是本武功秘籍!老夫是让你找秘籍里的秘密不是叫你研究武功!”我被他吼的火冒三丈大声道:“你个死老鬼!又不早说!不给提示又不说来由!扔本破书过来谁知道是要干什么?!”光火的瞪他一眼道:“就算是秘密也该有个范围吧?财宝?武功秘籍?绝世神兵?”司徒风被我吼的一楞一楞的,眨眨眼道:“这本秘籍就是解开秘密的关键,从里面可以找到杨广藏在这座行宫的宝藏。”我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秘籍仔细的翻看着,想找出书本上的藏宝图无非是水浸,火烤,烟熏之类的,再不就是书页之内有夹层。这些常识只要是个看过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可是我检查过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痕迹,询问司徒风后也知道他已经试过我所说烟熏火燎的方法。看来秘密藏在秘籍里的字句或图画里了,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二十世纪的地球人都知道。我将这本破书翻来翻去的看,只见最后一面上画着一幅山水图,这与秘籍本身的内容并不相符,细看之下居然和我们现在所处山庄后的那座插天高峰一模一样,入云的尖峰半山腰上飘荡的云海,被几笔线条勾勒的活灵活现,可见画图之人的丹青之功。(太行山有类似的高峰吗?我只是听说太行山很险峻,但是...此山峰纯属虚构,请洛阳或去过太行山的朋友指点!)我指着山水图道:“这应该是画的后面的山峰吧?秘密会不会是在那山峰上?”司徒风意外的没有骂我,反而赞许的点点头道:“很有可能!”看来是对我怎么快想到山峰上感到满意。“那你上去过没有?”“废话!”司徒风一听又嚷嚷开了:“上的去还要你罗嗦!那山峰高耸入云,象根针似的直上直下,高有万丈不止,峰顶被云层遮住根本看不到上面有什么蹊跷,天晴无云的时候也只不过依稀看的到模糊面貌,山峰四壁又光滑溜手,陡直的象墙一样,不要说别人,就是老夫用壁虎游墙术也只不往上爬了数里而已...”我皱紧了眉,没在意司徒风所说用壁虎游墙术爬上去几里的话,可仇天海就无疑如同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这还是人吗?用壁虎游墙术这中传说中的轻身功夫可以在这样耗无借力的险峻山峰上爬几里之遥,那需要什么样的功力啊??成名几十年的老怪物果真不是吹出来的!看来当年大闹九大门派的事情也是凭真功夫打出来的,谁叫他老人家功夫好内力深呢,该他狂的!

  排列三第2020028期开奖号:513,奖号和值:9,奇偶比3:0,大小比1:2。

  切尔西主帅兰帕德在天空体育的连线节目中,回顾了2012年欧冠淘汰巴萨的那场比赛。

  稿件来源: 夏晓司 闪电体育资讯平台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Powered by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