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不知道是适应了黑暗还是体内那股潜伏的作用

迷迷糊糊中怎么觉得身上有一团柔软暖暖的东西在蠕动,耳边颈子上似有小猫在舔舐。很奇怪的感觉却让人很舒服,只觉得体内似有一股火焰在烧,全身燥热的难受,好象有种什么欲望急欲发泄一般。正在我迷茫挣扎的时候,体内突然升起一股潜伏在经脉之中冰凉的能量,象海潮般扑灭了股邪火。猝然醒来,竟然发现怀中是一具蠕动的赤裸女体,柔软的唇正贴在我颈子上轻轻的噬咬,一双纤手游走于我的躯体,吓的怪叫一声将她推倒在一边,惊道:“谁!!!??”“别怕!,公子是我!”黑暗中传来甜腻的声音,不知道是适应了黑暗还是体内那股潜伏的作用,应本漆黑的房间内我竟看的十分清楚,只是那隐在纱帐后面的女孩我仍旧没有认出是谁。我点燃桌上的油灯,房里亮起暖暖的橘色光线,这时我才看清那女孩,原来是朱儿。我暗想:“难道我走错房间了????”摇摇迷糊的脑袋,干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搞错房间了!我这就离开!”“公子~!”朱儿喊到,我停下脚步回头道:“什么?”朱儿从被褥里支起曲线美好的上身,赤裸的女性躯体在烛火中显得神秘而美丽。虽然说我这来自二十世纪的人不是首次见到女性的裸体,但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还是让我血脉燥热,鼻子里面有股热热的液体在循环。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我不好意思的扭开脸去。“公子,这里就是您的房间,是我...。”朱儿赤裸着身体走下床,我吓的赶紧回过身去。当我还没反应过来,弄清这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双水蛇般的双臂紧紧搂住我的腰,女性柔软的身躯要命的贴在我的背上,我惊慌的仰起头,拼命的制止那股欲喷薄而出的鼻血。“这是干什么?”我确认那鼻血绝对不会流出来后一把扯开她的怀抱,拥着她走回床边,用被子裹好她后道:“这么冷的天,光着身子是会着凉的!”朱儿在被中幽幽道:“公子,您不喜欢朱儿侍寝吗?”“啊?”我怔道“侍什么寝?我又不是不会睡觉!。”朱儿楞住了,道:“那您将我们赎回来是...?”“赎回来就赎回来,你以为我将你们赎回来是做侍妾的吗?”我笑道。朱儿不解道:“可一般人将我们这等青楼女子赎去,无非是妾室玩物...”我笑笑道:“我可不是一般人哦!你看我象一般人吗?”朱儿道:“您自然不是一般人,要不也不会有如此手笔...那您要将我们怎么处置?为奴为婢?那朱儿也愿意跟随公子!”“别傻了!”我笑道:“我要放你们自由的!你想去那里都可以,如果你们实在没地方可以去,我也会替你们找到一个安身之所,放心好了!没必要将自己宝贵的身体这样轻易的送给别人呢!”朱儿呆呆的望着我,慢慢绽开一朵可爱的笑容,妩媚的笑道:“若是我不走呢?”“啊?不走?”我到没想到,不走?不走能到那去?总不能老住在客栈里面吧?很贵的!“哎呀!”我烦恼的叫道:“明天再说!明天再说!穿上衣服,出去,出去!公子我要睡觉!”我轰小鸡般赶着朱儿,她这样光着身体躺在我被子里让我特不自在。朱儿看见我游离的目光就是不敢往她身上看,突然顽皮的一笑,不但不穿衣服反而将被子掀了开来,坦露出自己美丽的躯体:“公子真的不要朱儿侍寝?!”“哎呀!不要啦!”我欣赏着屋顶的结构。朱儿松开被子慢慢的着衣,我不自在的东张西望。“哈,原来公子是怕羞了!”朱儿笑嚷。“那有!瞎说!”我窘笑道。朱儿一旋身钻入我怀里调皮的道:“那好啊,不如朱儿今夜就将这完壁之身给了公子吧...”“出去~~~~~~~~~~~~~~~~~~~~~~~!!”“哎呀!”朱儿被我一把拎住扔了出去,留下一串悦耳的笑声。我傻笑:“靠!好险!差点就失身了!”只睡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睡眼,整理了一下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推门而出。“公子晨安,奴婢们参见公子!”刚一开门就被突如其来的莺声燕语给吓了一跳。我一看是朱儿和青儿领了十几名俏婢候在门外,小全子也垂着手老实的立在门边。我疑惑道:“你们一大早的不睡觉,鬼一样不声不响的站在我门外面干什么?”青儿笑道:“公子不早啦!都快响午了!您也该起身梳洗一下好用午膳了。”我呵呵傻笑道:“是吗?那你们干什么都在这里啊?”朱儿娇媚的看我一眼,笑道:“我们等着侍侯公子晨起熟悉啊!”一名俏婢端来一只铜盆,另一名俏婢则端着一只小小的瓷碗里面装着清水。我失笑道:“有必要搞的这么严重吗?不需要专门来帮我打洗脸水的!”朱儿嘟起红唇嗔道:“那怎么行!这是我们做奴婢的本分,要不您让我们干什么去啊?”我无奈的耸耸肩,接过俏婢手中的瓷碗。“这是干什么的啊??”我讶道,我举起瓷碗中的一支看起来象棉棒的小木棍,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上面裹着一些新鲜的稻絮。青儿惊讶道:“公子平日嗽口时都不用的吗?”我一怔看看小木棍“牙刷???”嘿嘿干笑着用它随便在嘴里捣了几下。朱儿笑嘻嘻的靠过来递上毛巾道:“公子昨夜也睡的安好?”“噗~~~~!!!!!”我一嘴嗽口水喷了一地咳嗽道:“你...你个小丫头片子想害死我啊!”我辩不过她,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干脆不理她就着俏婢端来的铜盆洗着脸,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说实在的长这么大一大早上洗脸刷牙还搞这么大排场真算是第一会。朱儿不依不饶的继续道:“公子若是不喜欢朱儿伺寝,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那就让这些妹妹轮流伺候您好了,她们年纪虽小可个个聪明乖巧,包准让公子满意呢!”我恨不得在洗脸盆里淹死算了,这女孩说的什么啊?抬起湿淋淋的脸干笑道:“你当我是色狼吗?以后不要再说这奇怪的话了!我对你们并没有什么企图才替你们赎身的,没必要这样来报答我!”青儿搅和道:“可是姐妹们都期盼着公子的宠幸呢!”我一看,这些女孩子都用羞涩却渴望的眼神望着我,我有些头疼。看来她们将我当成一个比较有善心的官家少爷,希望能讨我欢心有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对她们这样身世的女孩子来说可能是最好的归宿了,所以才纷纷的向我投怀送抱。我嘿嘿干笑:“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你们不必如此,你们有家可归的我会叫小全子分给你们路费让你们回去与家人团聚,实在没地方可去的,我也会一视同仁的做一个妥善的安排,并不需要你们这样来取悦我的~!”朱儿幽幽道:“公子不劳您费心了,您若是不喜欢我们伺候您,我们自然会知趣离开...您也知道天下虽大,何处又有我们这些苦命女子的容身之所呢?孤身一人,又无一技之长,迫于生计迟早还是会沦落青楼,不若公子请嬷嬷退回赎金,剩去我们往复之苦,何况嬷嬷待我们还算不错...”我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朱儿断言道:“朱儿明白公子一片好心,可公子有所不知,我们这些姐妹多是无家可归之人,有家的却也归不得...莫说街坊邻里的闲言碎语,唾沫星子都能砸死人,再说有些姐妹的狠心爹娘,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日子一久自是又将她们卖到青楼,这样来来去去只是多受些罪罢了...”她说的众女一片黯然。“我们还好,趁年轻美貌或可存下一点银两,到年老色衰便到乡下买一间小屋虚度一生,新闻资讯运气好些或许能寻一粗鲁汉子嫁了,再不碰上小有金银的商贩买了回去做他的十七八房的小妾也算是将就了这一生。可是年老色衰,体弱多病的姐姐就没这么幸运,糟践自己一辈子也没存够养老钱,好一点到尼姑庵长伴青灯,惨一点可能衣食不保横死街头...”她说着说着禁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众女早就泪流满面。朱儿哽咽道:“这也是因为邀雅居好多年纪稍长的姐姐为什么不愿让您替她们赎身的原因了,一则自知,姿衰色老不能讨的公子欢心,怕日子久了惹您厌倦,二则不清楚您的为人,不敢轻随相从。”她看着我,轻轻抹去脸颊上的泪珠儿道:“而我们...这些年轻的姐妹,是因为信的过月仙姐姐看人的眼光...我和青儿都知道您是个少见的奇男子,所以...虽然明知自己身份低贱,还不知羞耻的想...想跟随在您身边...”话没说完一张俏脸却红的如熟透的桃子。我叹了一口气,心里头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高兴,她们一定不知道这样的话对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有多大的诱惑力。在替她们悲惨的身世难过的同时又禁不住为能受到这么多美丽女孩的信任青睐而小小的得意洋洋。对这件一时心善招来的麻烦事情我眼下完全没什么头绪可以妥善的解决,叹道:“好吧,你们要愿意就先跟着我吧!等我替你们找到好的归宿再说...”众女一声喜应,青朱二女满脸喜色的望着我。挥挥手让她们散去,准备好好考虑以一下怎么安排她们这些可怜女子的未来,却发现青儿和朱儿还站在我身边。我奇怪道:“你们去休息吧!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青儿指指我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怯怯道:“公子不换身衣物吗?”“啊~~”我扯扯已经被我摧残的象泡菜似的雪白公子衫,干笑道:“让小全子帮我就可以了...”朱儿抿抿红唇,瞪了小全子一眼道:“这家伙奴婢们可信不过,他能伺候好公子吗?还是我们来吧!”“不用了吧??哎~~你们...”我看着她们已经欢天喜地进房取衣物的背影无奈的瞄了一眼被挂上“不信任”头衔的小全子窘迫的样子,我还是真无话可说了。在这个男权胜天的时代身为一个男人真是幸福啊!我想二十世纪的男人们会嫉妒的口水横流吧...※※※※※※※※※※※※※※用过午餐,我想了老半天觉得如果要安排她们的生计可能不是一个短时间能解决的问题,总不能老是住在客栈里,要想办法先买一处房产安排她们住下来再说。洛阳我人生地不熟的只有请旺福酒楼的掌柜的帮帮忙了。让小全子叫来胖掌柜,我客气的道:“掌柜的请坐,还未请教掌柜的高姓?”胖掌柜呵呵直笑的将两只肥手乱摇:“不敢不敢,小老儿那敢称什么高姓!敝姓刘,贱名旺福。”这胖掌柜满脸和气一副福像,我笑道:“请您来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刘掌柜惊道:“请教不敢当!有事公子您请吩咐!”我笑笑道:“您可知这洛阳城何处有现成的大宅院待售的?”顿了顿道:“最好是极大的,我想买一座。”刘掌柜道:“您是想在洛阳定居?待我想想...”他思索片刻道:“有是有,但是不算挺大,象西边的陈家老院,您来看看!”他推开窗子指着远处一座房子让我看。我顺势看去那房子和旁边的宅院比起来有些不起眼,我不太满意的摇摇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院落宅邸,指着远处一座极大极高的宅院道:“有那样的房子没有?”那间房子红瓦白墙楼高墙厚的十分气派,连院墙都高出其它院落一半。刘掌柜一看笑道:“您别开玩笑了,那是洛阳王府!到那去找象它那么大的屋子...”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坐回桌旁,要买就买个气派点的,对于我这个完美主义者来说,在无限金钱供应的前提下当然什么都要求最好。不死心的道:“不一定要在洛阳城内,附近就没有什么合适点的?”考虑到这些女孩子的身份,怕她们受到一些不必要的闲言闲语远离洛阳未尝不是一个好事。看刘掌柜苦思的样子,看来想要大房子就得现盖了,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啊!有了!”刘掌柜突然喜叫道:“我想到了!”我高兴道:“有吗?”刘掌柜突然又皱眉道:“有是有,但是那房子不太干净,不怎么吉祥,而且荒废了这么多年怕是早就不能住人了...”我讶道:“为什么?”刘掌柜道:“那是离洛阳挺远的个地方,在靠近洛阳地境的太行山脉上,相传是前朝皇帝杨广在此造的行宫避暑山庄。占地极广,大出洛阳王府不知道多少倍,还不算所属山庄的园林和捕猎场,占据几个山头,听说当年是个穷极奢华的地方,堆金砌银的...虽然改朝换代兵荒马乱的但是由于地势偏远也没损伤到什么。”“好啊~听着觉得还蛮满意的,那房子是卖的吗?”我高兴的道,皇帝住过的房子一定不会差到那里去。刘掌柜苦笑道:“您听我说完,改朝换代后当年的洛阳王爷想据为己有,派工匠去整修,谁知道那些工匠一去便无故丧命,多次去人也是一样,连洛阳王派士兵去搜寻也落个死无全尸,百姓就传言说是闹鬼,前朝皇帝杨广的冤魂不愿意别人占他的房子在那做恶呢。日子一旧洛阳王也就放弃了那山庄。后来听说有一伙强盗占山为王的住在那里,杀了不少人,被朝廷派兵剿灭后尸横遍野的真成了鬼蜮,就再也没有人提它了,再后来也有人去过,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听说看见过鬼火什么的...”靠!我新世纪的好青年会怕鬼?我才不信有鬼呢!问道:“那山庄现在卖多少钱呢?”刘掌柜一怔道:“那就不知道了,那房子是官府名下的,荒了怎么多年说不准成了无主荒屋呢!虫吃鼠咬的,地方又偏僻怕是糟蹋的差不多了...您真要买那山庄?”我笑笑点头,刘掌柜道:“前些日子曾听说有家富户要举家迁往长安,房子可能就闲置下来了,要不我去给您打听打听?再要不就找些工匠,自己给建座新宅子也行,就是时间长了点...”我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那就麻烦刘掌柜替我打听一下,那山庄有空的时候我自己去看看再说!”刘掌柜道:“好,我这就去替您问问!”我拱拱手,道:“那就先多谢刘掌柜的了!”见刘掌柜离去,我问身边的朱儿道:“你们知道这洛阳三女都在什么地方吗?”朱儿笑道:“公子您打听这个干什么?莫不是想将她们也学月仙姐姐般收入私房?”我嬉笑道:“有何不可?有人喜欢收集古董珍玩,我收集各色美女不是也是个好玩的事情吗?”青儿嘻嘻笑道:“您这话可别叫那几位姐姐听到,她们几位心高气傲的,可不爱听这些你们男人的玩笑话!”我做个鬼脸道:“是啊,是啊!得罪美女可不好办。”朱儿失笑道:“那看来公子对自己是有万般的自信了?”看到我不以为然的样子,道:“那便要看看公子有没有能耐俘获她们的芳心了,想要得到她们的青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和月仙姐姐一般,她们都不是什么金银珠宝,旷世奇珍可以打动的,想要让她们对您感性趣,就得凭公子您自身的才华和能耐!”我无奈的心想:“要不是和蝉儿有个约定,我才没兴趣去招惹什么美女呢!我来唐朝是找枷蓝卡的又不是来泡妞的。这几个小妞这么大牌...我又不是想讨她们做老婆干什么要象那些色鬼一样围着她们转???搞个什么花魁选婿弄的跟考状元一样...”

  原标题:疫情冰封日本黄金周:新干线上座率不足一成、宅家云探亲

原标题:粗制滥造的游戏 5亿美元损失 37年前的游戏大崩溃差点击碎游戏业

,,一肖一码必中
 


Powered by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